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
当前时间:

万纳神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
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综合资讯

第二十届“世界核电技术新进展”报告大会综述

2016-05-03 17:48:48 万纳神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阅读

第二十届“世界核电技术新进展”报告大会综述    

来源:中国核工业报  日期:2016-04-28     

2016042817.jpg

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,世界核电已经到了推广第三代孕育第四代的阶段。如何看待核电未来的发展,如何以更开放、更融合的眼光看待世界核电生态,成为了全球核领域共同关注的命题。

  日前,在第二十届太平洋地区核能大会的“世界核电新技术”报告大会上,记者观察到,参会嘉宾从创新、面对挑战、合作等方面就对以上关注进行了回应。

  多元发展的争鸣

  “我们行业要继续发展,需要引进新的技术。英国现在希望引入私营企业的投资,发展下一代核反应堆。”英国气候变化部核能发展办公室总裁李·麦克多诺女士,在报告中表达了该国引入新技术的意愿。

  当前,除了备受国际关注的欣克利角C项目正在进行外,英国政府还十分重视小型模块化反应堆(SMR)的发展。2014年底,英国制定了SMR2020年代发展计划,宣布“未来5年里将投资2.5亿英镑(3.52亿美元)用于雄心勃勃的核研发项目”。李·麦克多诺透露,在今年3月,英国政府领导人表示,希望SMR在英国能够尽快实现商业化。他们将公布SMR开发线路图,以及解决选址、监管等问题,并引入竞争机制,以推动该国SMR项目的进展。

  此外,英国还打算针对核废料处理建设深地层处置设施。“这项工作可能要花上几十年,对技术和经济上都将带来巨大挑战,但这对未来的一代非常重要。”李·麦克多诺表示。

  而美国则在产业链创新方面做文章。目前全球50%以上的核电站都是基于美国西屋公司的技术,该公司副总裁吉姆·布莱纳将其归功于“不断创新”——“不断的产品升级让我们维持到现在的商业规模,并走向未来。”

  西屋公司不仅拥有在全球开发核电新建项目的机会,还通过提升先进系统来提高电厂的运行表现,发展软件提高对燃料的监测,在退役和废物管理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,可以说从最初的设计到最后的退役管理都做了很多创新,“因为我们想要发展核能,只能通过这种可持续的发展来完成。”吉姆·布莱纳说。

  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项目,也是多国科技合作的项目,代表着核能未来发展趋势的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(ITER)项目目前进展顺利。据ITER总干事伯纳德·毕戈介绍,当前他们正在修建最大的托克马克装置,第一个主要部件已安装好,最大的超导体采购也已完成,15个主要零件运抵现场,还有30个零件将在今年年底运抵,90%的实物采购已签订协议。

  中国的核电发展也可圈可点,自主三代核电“华龙一号”国内示范项目进展顺利,海外首台机组也实现了FCD,而且通过工程检验和项目拉动,实现了华龙技术的不断创新。此外,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四代核电技术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有望2017年投产发电。

  然而,面对世界核电技术创新争鸣的现状,一个声音却反弹琵琶。法国电力集团执行副总裁马识路认为,技术创新是好的,但过度强调技术的先进性,会增加成本,对运营商和建造方带来很大难题。他希望业界认识到,运营商和供应商要保持很好的联系和沟通,这样才能把运行中的经验反馈到工程设计、设备的制造中。法国电力集团几十年来一直在收集运行经验,这也是法国核安全业绩较好的缘故。他还为核能发展提供了另一种思路——先把反应堆的种类确定下来,整个行业只要确定好的几种技术,而且这几种技术应该由操纵员和运营商来参与设计,运营商之间要增加经验交流,加强合作,才能实现最好的技术。

  热度下的“冷遇”

  在全球大力发展核能并取得成就的同时,也面临着不少挑战。

  其中,融资是最大的挑战。多位嘉宾在报告中提及,全世界不管哪个核电市场,都受到融资的影响。

  2015年底的巴黎气候大会达成协定,将本世纪末全球温度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。180多个国家和地区积极响应,并作出了减排承诺。这对于有助于减排的核电来说,是个良好的发展机遇。美国国家能源部核能办公室副部长助理爱德华·麦克基尼斯就表示,“要实现目标,必须要把核电的总量提高到现在的3倍。”

  要实现本国国际义务,实现能源转型和减排目标,各国都需要资金来发展核电。尤其是发展中国家,在2020年前,每年需要1000亿美元的资金。

  美国核学会拉丁分会前主席、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主席乔治·斯彼托尼克却表示,巴黎气候大会上却未将其纳入可以融资的系统。这并非是核电第一次在融资方面遭遇“冷遇”。在此前的《京都议定书》中,有两个清洁发展机制,同样也没有给核电融资。

  另外,核电的经济性还要接受市场的考验。核能的环保效益突出,但在经济性上还面临不小的挑战,未来要想真正发挥核能的作用,就必须提高其在低碳能源中的竞争力。正如李·麦克多诺明确表示,“我们发展核电并不是不惜代价的,核电项目必须创造价值,在成本上要有竞争优势。”

  同时,核电的公众接受,也是绕不开的话题。公众对于核电的态度依然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或影响着项目进度。以马来西亚这个新兴的核电市场为例,该国制定了新的经济发展模式,决定大力发展核电,并制定了较为详细的计划,但现在不得不暂停核电站选址,因为政府必须要先做公众沟通的工作。

  突围在于合作

  如何应对这些挑战,关系到未来核能的发展。与会嘉宾们在核电发展把脉时,无一不提到合作。

  国际能源署最新预测表明,2030年全球核能装机规模需要达到约6.54亿千瓦,考虑退役替代容量,相当于15年内需要新投产300台左右的百万千瓦核电机组。全球发展需要核能,这正是核能界的责任,也是深化合作的契机。

  谈及合作,“中国是当今世界核能的中心”这个观点成为与会嘉宾们的共识。“中国在全球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,尤其是在民用核能方面。”“中国已经成为ITER大家庭中重要的一员。”“感谢中国在国际核能舞台上发挥的作用。”从这些声音中可见中国在核能领域的地位日益重要。

  据世界核协会预期,世界核电新增市场中超过40%将在中国。因此,与中国携手合作,分享经验和教训,是多国的愿景。马识路指出,中国运行商很快会成为全球最大的运行队伍。他呼吁和中方进行运行方面的交流。普雷斯顿·史瓦福就明确表示,加拿大非常希望参与中国核燃料闭式循环发展进程,并且和中国一起开发利用钍资源。

  对于多国释放的合作信号,中国都进行了积极回应。目前中国已经与美、俄、法等核大国在项目、研发和产能等方面全方位展开了合作,与法国电力公司、阿海珐公司签订了核能全面合作协议,在后处理商用大厂方面的合作正在积极推进;与英国合作建设核能研究与创新中心;还与美国泰拉能源公司开展行波堆合作,与西屋公司开展核燃料领域的产能合作;与俄罗斯在快堆等领域开展合作,积极参与国际热核聚变实验堆项目……

  相信通过此次太平洋核能大会,中国与世界各国间的合作交流会进一步加强,产生积极的效应。(文 王临艳 影 胡钢)